减字吟

缘更写手不想说话。

【四卡】木下叶,叶下人 第十三章

前方战事吃紧,白牙在家陪孩子的时间少了好多。每次在家能陪孩子的时间也很短,看他就快困成狗了,我怎么好意思让他带孩子?

我偶尔也接任务,上战场,发现自身的破绽后就回来找三忍或者富岳,跟他们磨一磨练一练,弱点也就不再是弱点了。这么一来我留在木叶的时间就显得比较多了,平时就由我负责照顾卡卡西。说是照顾也不过是陪他吃个饭,为他洗澡,晚上哄他睡觉之前给他念睡前故事,至于别的家务还得佣人来做。不过这念给小娃娃听的睡前故事,还真的是很有讲究。同一个故事我不知念了多少遍,我都想吐了,小家伙还是听得津津有味。后来外出时我跟自来也提起过,他说:“哦?这样子吗。改天老师给你写本睡前故事。”

我只以为自来也不过是...

3

【四卡】木下叶,叶下人 第十二章

玖辛奈的事情我跟白牙说之后,他让我不要声张,我也就保持沉默。有白牙撑腰,自然没有人来找我的麻烦。这么说来似乎也不太准确,至少事件过后玖辛奈更爱往我身边凑了,这对我来说也是个不小的麻烦。

前一阵子小家伙百日的时候我跟富岳打得挺凶,虽然我先动手有错,但我就是拉不下脸给他道歉。他跟我僵了几天后却是先服软了,继续送辅食过来,我们也就默契地不再提这事,和好如初。喂小孩吃饭这活真是折磨人,吃个两三口再喂他,就死活不肯张嘴。等我把餐具收拾好了,小家伙在我怀里又开始呀呀叫着要食物。

这日白牙不在家,忍校也是休息日,我挑好要看的卷轴在大厅里挨着矮几坐下,保证卡卡西在我的视线范围内。小家伙像毛毛虫一样扭来扭去...

2

【四卡】木下叶,叶下人 第十一章

说来也巧,我这会儿在忍校的同学,和我当初刚进忍校的同学,是同一波人。当初我没少揍他们,给他们留下的印象似乎很深刻,至少我这次回学校并没有人敢来找我的麻烦。比起这些在忍校尚未毕业的小鬼头,我在战场上摸爬打滚有些时日了。究竟手上沾了血,我在这些孩子间,总是显得格格不入。现在的我和当初的我不同了,我已经是一名成熟的忍者了,我已经不会再想着去找这些小鬼头的麻烦了。我还得照顾小婴儿,也没什么时间能耗在学校里,也就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,遇到事情时就笑一笑对付过去,可能有些尴尬,但绝对不失礼貌。

这晚上白牙陪孩子玩得时候突然跟我说过几天学校要来个转学生。我没什么兴趣,但为了跟他客套下还是问了问。好像是千手...

2 5

【四卡】木下叶,叶下人 第十章

如花咲姬所愿,她的骨灰洒在后上的田野里。白牙一边流着泪,一边扎稻草人,亲手将稻草人立在田野里。小家伙出生的这几天一直在医院由医护人员看护照料,我每天会去医院陪他。白这期间牙却是一直未去医院,心里只记挂着他的夫人。现在一切安置好了,我问他:“医院那边说可以接小家伙回家了。”白牙伸手抹了抹脸,消去泪痕,平静道:“嗯,知道了。”我问他:“孩子名字取好了吗?”

白牙却是突然笑了,非常勉强地,只扯着嘴角的那种笑。“卡卡西。”

“卡卡西?”我重复,有些疑惑,怎么给孩子取这么个名?可仔细一想,倒也没有比这更合适的名字了。当初夫人坚信她肚子里的是个小姑娘,取名就叫西子,从稻草人里化过来的。如今是个男孩子,...

2

【四卡】木下叶,叶下人 第九章

日子过得很闲适,但夫人并不满足于此。一日早饭后,我在桌边喝茶,就听见她闲闲地开口:“有时候你们不在家,好冷清喔。”白牙靠过去将她揽进怀里,轻轻抚摸她柔软的铂金色发丝,安慰道:“也是,只有一条狗陪你未免太太寂寞了。要不,我们再养一只猫?”白牙如此提议。他的夫人并不愉快,将宽厚的手掌从自己的侧脸上摘下来,双手握住白牙的手,建议道:“为什么不养个孩子呢?”

我一口茶喷出来,赶紧胡乱擦了擦,道:“我突然想起来我有约,我先走了!中午不回来吃饭了。”接下的对话显然不适合我继续听下去,还是先溜吧!

我离开后漫无目的地闲逛。我根本没有约,慌张冲出来后也只能寻了片草地躺下。我把手枕在脑后,躺在草地上,让繁茂...

2 7

【四卡】木下叶,叶下人 第八章

我与花咲姬相谈甚欢,三代目却突然出现了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觉得这个素日里看起来和蔼可亲的人,此时此刻眼底藏着几分冷血和无情。我向他问了好,在他眼神示意下正要退出去,却停下了脚步。白牙可是把他未来的妻子托付给我照看了,我怎么能说走开就走开?我躬身在一边角落站定,恭敬道:“您请说。我在这不碍事的,我不会将我听到的,看到的事情说出去的。”在三代目隐约闪烁着怒火的目光下,我灿烂一笑,又给了另一边的公主殿下一个安抚的眼神。无论发生什么,我也不会离开的,我答应了。

“公主殿下,您知道此刻您出现在木叶意味着什么吗?”三代目依旧维持着他的风度,是往日里和蔼可亲的样子,但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觉得听上去阴阳怪气的...

2 5

【四卡】木下叶,叶下人 第七章

我还是高估了自己。战场勾起了我心底逐渐淡去的很不美好的回忆。面对满地尸骸,我失去了对自己身体最基本的操控,除了止不住地发抖,什么也办不到。白牙什么也没说,一把将我夹在胳膊下回了营地,托留守的同伴照顾我,自己则是又回了战场。我捧着一杯开水,默默无语。我以为这不是我第一次直面死亡,但却还是不能克服心底的恐惧,面对死亡我什么也办不到。

我在营地待了一整天,无所事事。留守人员在整理情报处理内务,这些事根本没有我插手的机会。我这次,也许真的给白牙添了大麻烦。入夜白牙满身是血地回来,我本来在角落里安静坐着,立刻弹了起来。“吓到你了?”白牙问我。我摇头,给他打了盆热水,准备好干净的毛巾,好让他换身干净衣服...

9

【四卡】木下叶,叶下人 第六章

自来也拒绝了我,他觉得我不适合作为他的学生。“为什么?”白牙问他。自来也毫不避讳,他道:“这孩子出手太阴狠了。”我莫名其妙,却还是反驳道:“这不叫阴狠,这是谋略,是智取!”自来也突然笑了,不同于往日里那种爽朗的,甚至透着几分杀气的哈哈大笑,听着很有几分嘲讽意味。我不明白。他也正常了,继续说道:“我说的不是你最后那一击。也许你自己没有注意到,你跟对方那几下近身搏斗,防守是不错。但攻击的角度很是刁钻,太阴狠了不好。”我有些不安,偷偷看了眼一遍环胸站着的白牙,他神色平静。那我就没有什么好慌张的了。

“这也不是我下意识去做的。所以我现在想跟着老师后面学习,形成自己的战斗风格。”我冲着自来也傻憨憨地笑...

2 9

【四卡】木下叶,叶下人 第五章

白牙不在家。白天在学校也不至于孤单,夜里一个人却让不安和孤单成倍地增长。一连几夜睡不着,黑眼圈越来越重,富岳甚至委婉地向我提出去他们家过夜的邀请。但我知道,我的不安不是因为家中只有我一人,而是白牙不在我身边。去了宇智波家又如何?满屋子不信任的人,只会让我更难受吧。我夜里开始做噩梦,总是会梦见那个黄昏,我就更加患得患失,茶饭不思。这一切只是梦吗?课上频频走神,实战虽稍有进步但因我注意力不集中效率始终地下。富岳看着我叹气,却又不好开口。

但今天不一样,他为我带来了我最想要的消息。“听说白牙大人他们执行的任务已经顺利完成了。今天好像是他们回来的日子吧。”富岳的话还没说完,我就已经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...

5

【四卡】木下叶,叶下人 第四章

我没说话,低着头,脸上神色晦暗不明。我很难过,一夜之间因为战争的缘故我一无所有,是白牙前辈把我带来木叶,给了我新的相对安定的生活,又让我踏上这忍者之路,可我却一二再,再而三地给他添麻烦。他一定后悔把我捡回来了。

可这是我不能容忍的事情,只因为我不是木叶的原住民就活该受到排挤?凭什么?毕竟白牙前辈早就认可了我,他给了我新的家,也带我去办理了木叶的户籍。我不服气。

“事情的原委我听你们老师说了,我不怪你。”他神色严肃,面色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。“我并不会因为你违反规定使用忍具而责怪你,但我希望下一次,不会再有把武器对准同伴的事情发生。”

我倔强道:“他们不是我的同伴。”尽管畏惧,我仍是毫不避讳...

3 5
 
1 / 2

© 减字吟 | Powered by LOFTER